宝鸡资讯网 - 宝鸡最新资讯|宝鸡热点资讯|宝鸡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宝鸡资讯网 > 读书资讯 > 正文

“中国西部影视论坛”西安开幕 曾轰动京城

“中国西部影视论坛”西安开幕设五千万剧本奖

图为签约仪式。 张远 摄

  肖家书场

  西安4月30日电 (记者 张远)30日,首届“中国西部影视论坛”在西安开幕,来自国内影视圈的70余位知名人士、200余位西部电影人共话“西部电影”,旨在促进西部影视的繁荣发展,探索西部影视的未来走向,并设立五千万专项基金和剧本奖,以寻找影视“黑马”。

  中国电影院线制度实行十几年来,中国电影发展步入了“黄金时代”。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比2014年增长48.7%,创下“十二五”以来最高年度增幅,全国银幕总数已达31627块。国产影片票房271.36亿元,占总票房的61.58%。未来5至10年内,中国电影票房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致辞。 张远 摄

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震致辞。 张远 摄

  西安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西部影视发展的重要基地,其影视作品具有强大表现力和感染力。1958年成立的西安电影制片厂曾造就了中国电影的“西影时代”。

  在本届论坛上,影视界专家学者、优秀电影人对当下电影创作及投资热点进行了讨论。论坛创始人马菱蔓表示,吴天明、张艺谋、芦苇、顾长卫等一大批优秀电影人从西安开始了他们的电影逐梦之旅,此次论坛意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开辟中国影视思想的策源地、中国影视文化的根据地、中国影视人才的集散地,以推进西部乃至中国电影的发展。

著名编剧、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电影电视研究中心主任杨争光致辞。 张远 摄

著名编剧、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电影电视研究中心主任杨争光致辞。 张远 摄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胡子光说,“一带一路”语境下的西部影视,是民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之一,也是对影视人前行的鼓励。“通过思想的碰撞探讨西部影视走向,为以后的前进提供借鉴和指导,以创作出更多的优秀影视作品。”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认为,中国电影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仍面临很多问题,关键是要看见问题所在,寻找解决之道。在大批优秀青年电影人才脱颖而出,“互联网+”新型业态进入电影行业的背景下,中国电影出现了很多新现象。中国电影人应从实践出发,寻求、奠定中国的电影理论批评学派,为中国电影发展保驾护航。

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赵季平、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中旌影视董事长马菱蔓共同为基金揭幕。 张远 摄

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赵季平、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中旌影视董事长马菱蔓共同为基金揭幕。 张远 摄

  据悉,为了鼓励原创以及扶持西部电影,中旌影视投入五千万专项基金和剧本奖,用于对西部电影新锐编剧的扶持与合作,为西部电影走出去搭建更好的平台。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赵季平、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中旌影视董事长马菱蔓共同为基金揭幕。

  著名编剧、陕西师范大学中国西部电影电视研究中心主任、中旌中国西部影视论坛顾问杨争光表示,剧本是一剧之本、一剧之根,它为影视精品提供了基础支持,也是影视产业的源头。剧本奖的设立,对于支持影视创作,提升影视产品的质量,加强市场竞争具有重要意义。

  世间再无多尔衮墓,多尔衮及其家族墓地也就此消失,那些盗案报道中罗列陈述的种种奇珍异宝及历史谜团,都只能停留在偶尔翻阅到几页旧报纸的后世读者之追思与想象中了。

  爱新觉罗·多尔衮(1612—1650),清太祖努尔哈赤第十四子,阿巴亥第二子。清初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顺治七年(1650)冬,死于塞北狩猎途中,追封为“清成宗”。两个月后,于顺治八年(1651)二月剥夺多尔衮的封号,并掘其墓。乾隆四十三年(1778),乾隆帝为其平反,恢复睿亲王封号,重葺墓地,评价其“定国开基,成一统之业,厥功最著”。

  据史料记载,多尔衮死后,被苏克萨哈、詹岱告发多谋逆,惨遭掘墓鞭尸。当时在北京的意大利传教士卫匡国在《鞑靼战纪》中记载称:“顺治帝福临命令毁掉阿玛王(多尔衮)华丽的陵墓,他们把尸体挖出来,用棍子打,又用鞭子抽,最后砍掉脑袋,暴尸示众,他的雄伟壮丽的陵墓化为尘土。”直到乾隆时期,多尔衮墓才得以重修,暂得安宁;未曾想,仅仅过了150余年,多尔衮墓又遭盗墓,且为家族后人所为,一时轰动京城,众说纷纭。

  1931年3月10日,北平《世界日报》以“前清睿壀王墓被盗”为题,报道了一起盗墓案,随后的11日、14日两天,又作了连续报道,多尔衮墓被盗案浮出水面。其中,14日的报道对这起特大盗墓案件做了基本事实陈述与案情总结,相当于给了当时的北平市民的一份官方公告。

  从多尔衮嫡孙、世袭睿亲王(民国已废除封号)的中铨口供来看,盗掘祖坟、与外人平分墓中珍宝的事实已确凿无疑,实在是败家玩意,斯文扫地了。口供中的盗墓时间按公历推算,应为1931年2月7日上午8时至下午2时,“刨”了足足6个小时,所得金器玉器及财宝确实是不少的。据报载,4月7日,中铨等案犯被大兴县公署押解至法院,中铨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此案告一段落,尘埃落定。

  但多尔衮家族的墓地并未就此安宁,虎视眈眈的各路盗墓者依旧在等待时机,随时都会再下手盗掘。以多尔衮为首的睿亲王家族墓地,散布于京郊多处,还有多座后来世袭睿亲王的王爷墓地,墓中未知珍宝太过诱人,总会有铤而走险者蠢蠢欲动。果不其然,继中铨盗案之后不到一年时间,1932年初(旧历为1931年十二月)在昌平又发生了一起多尔衮家族墓地盗案。近一年后,1932年12月,这桩盗案才告破获,案情公之于众。

  1932年12月1日,《世界日报》刊载“多尔衮坟墓被掘”的报道,第一次向世人披露此案案情。据报道内容看来,如果不是因为盗墓者群体内讧,这桩隐密的盗墓案不知道还要隐匿多久。仅从多尔衮后裔对墓内失物的统计来看,金玉财宝的数量与品质都是相当惊人的,甚至于并不亚于中铨盗案中的珍宝。别的姑且不提,单单是提及的“翠玉白菜一颗”,恐怕就是国宝级的顶级珍宝了,是否与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翡翠白菜同宗同源,虽不得而知,却可以想见其随葬品规格之高了罢。而“纯金五供一堂”,也绝非一般金器可以比拟,从中透露出来的多尔衮家族权倾朝野之气焰可见一斑。所谓“五供”由鼎一只、烛台一对、花觚一对组成;这组器物大多摆放于宗祠庙宇,祭奠先祖,常见于明清陵墓。现存的明清陵墓中,玉石、铜、锡、瓷、珐琅等各种材质的五供均可见到,但纯金制作的还闻所未闻,在亲王墓地中使用纯金五供随葬,已然有“僭越”祖制之嫌,实在令人匪夷所思。无论如何,从多尔衮家族墓地中被盗珍宝的数量与质量来看,案情都十分重大,可谓国字号大案。

  然而,这桩轰动一时的盗墓大案,之后竟然再没有任何音讯,也再没有相关报道的下文。至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不久北平沦陷,日军于1940年左右,将位于大兴县的多尔衮墓地拆毁,修建了跑马场。至此,九王坟仅存红墙根基和宝顶前三合土拜台。1954年又因大规模城市建设需要,将墓地彻底铲平。从此,世间再无多尔衮墓,多尔衮及其家族墓地也就此消失,那些盗案报道中罗列陈述的种种奇珍异宝及历史谜团,都只能停留在偶尔翻阅到几页旧报纸的后世读者之追思与想象中了。

  肖伊绯

  职业作家,独立学者,已出版《在高卢的秋天穿行》、《民国达人录》等十余部作品。

  此外,“优秀华语电影推进计划”也于当日启动,此计划将在3年内孵化3到5部优秀华语电影。马菱蔓代表本次论坛和中旌影视与欧盟电影展、中英电影节、澳大利亚国际华语电影节、中国影视发展联盟签订了“友好合作备忘录”,以推动华语电影与国际电影之间的交流与展示,促进华语电影的繁荣,并组织开展中外电影机构与人才的交流合作,促进华语电影摄制技术与制作理念的创新,共同推进华语电影事业的发展。(完)

  ●肖伊绯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boostk.com 宝鸡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