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资讯网 - 宝鸡最新资讯|宝鸡热点资讯|宝鸡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宝鸡资讯网 > 读书资讯 > 正文

李敬泽:我从来不劝别人写作 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纪念活动将跨越2015全年

□真正的写作者是一直纠结在困惑与快感之间的

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纪念活动将跨越2015全年

    2015年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纪念活动暨第六届曹雪芹文化艺术节新闻发布会2月1日在北京举行。北京市南花越剧团的演员现场表演了《红楼梦》的经典选段《读西厢》。 陈建 摄

  □始终坚持给予时代承担和回应,这是写作者保持较高水准的原点所在

  □一个作者实际上一生就做一部作品,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完成这一部作品的过程

  互联网时代,写作的门槛低了,人人皆可成为“作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写作甚至变成了一种可以工序化进行的手艺。大众对写作的尊崇渐渐被“无感”所取代,更有不少人认为,作家都像郭敬明们一样,无非是娱乐世界里的一个角色而已,不必承担什么,也不可能承担什么。

  不过,也仍然有人将写作看得很“重”,并以一种非常高的标准来要求作家。最近,受人民文学出版社之邀,作家毕飞宇、导演娄烨、批评家李敬泽、编辑史航和学者张莉,这几个仍然在纯粹的文学中活着,并始终将文学奉为信仰的人,在北京聚谈,用一种既轻松又严肃的方式侃文学、谈写作。他们的经验与感悟重新提醒着人们:写作是一个艰辛而又快乐的过程,也是一种崇高的精神体验,并且,要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并非那样轻而易举。

  如果把文学当做一个贴身的物件,人生也会更加轻快,活着不至于那么艰难……

  时下,大众最贴身的物件一定是手机,但在无限依赖手机的过程中,许多人似乎得到了很多,但失去的或许更多。

  “文学不同,如果你把文学当做一个贴身的物件,便会发现,越早依赖她、信赖她,人生也会随之变得更加轻快,让活着不至于那么艰难。 ”史航的这番话让毕飞宇颇有同感。

  毕飞宇对文学的热爱是从阅读开始的。说起他的阅读史,要从学龄前算起。2013年,张莉与毕飞宇有过一次极其深入的长谈,内容就是关于阅读。毕飞宇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拥有大批读者,多年前,他也曾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因为阅读,才有了后来的写作。

  “一个好吃的人终于做了厨子”,极其热爱阅读的毕飞宇也终于做了作家。张莉记得:“毕飞宇跟我谈他读的第一本书,谈唐诗,谈《聊斋志异》、《红楼梦》、《水浒传》,也谈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我发现,这个人简直是博闻强记。他每讲到一部小说时,都能完整复述某一段落是怎样写的,甚至能一字一句准确还原书中的场景。 ”张莉坦言,那一次的深谈让她更明白,一个人能够成为优秀的小说家必定其来有自,其根源就在于深厚的阅读积累。

  包饺子可以一晚上学会,然后终身不忘。但写小说不行……

  上世纪末以来,写作的定义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而有所改变。在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之外,又出现了所谓的写手。写手的写作状态更接近于一种生产,写作便渐渐被“轻佻化”了。

  但在毕飞宇看来,写作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写”的过程,真正的写作者是一直纠结在困惑与快感之间的。他说:“在不断冲破困惑的过程中获得精神上的快感,这才是真正的写作。我从高中时代开始写作,一直写到今天。在我的认知中,不存在没有困惑的写作,写作永远不是一种手艺。包饺子可以一晚上学会,然后终身不忘,但写小说不行;你学会一种手艺,可以靠这个手艺干一辈子,但写小说不行。无论多么成功的作家,哪怕是莫言,他也不敢说,‘我会写小说了’。为什么呢?因为艺术永远存在变数。你用某种技巧写了两年,写下一部作品的时候,会发现这个技巧不适合了,一定要重新找。”

  尽管近作《推拿》获得了相当大的反响,但毕飞宇坦言,此时此刻的自己依然是一种文学“学徒”的心态。

  有才就是任性,那就任性下去吧……

  回顾当代文学最近30余年的发展脉络,从中不难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至今仍然在文坛占据重要地位的作家们,都具有某种相同的品质,那就是始终如一对知识分子的立场的坚持和维护,始终关注人以及人与所处社会的关系,关注人的疼痛,关注社会的疼痛和病症,给予时代承担和回应,这是写作者保持较高水准的原点所在,也是赢得广泛而持久的尊重和热爱的内因所在。

  但是,这样的写作者,对于文学这样的付出,却往往不能得到相应的物质回报。李敬泽说:“我也经常牢骚满腹,你说我吭哧吭哧写一本书,一写就是好几年,呕心沥血的,怎么就远远不如人家提起笔来划拉那么两下挣得多呢?但是我知道这种牢骚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

  的确,与书画市场、影视市场相比,文学的市场整体上是相当贫瘠的,以文学为名获得巨大金钱利益的人只是极少数。

  李敬泽认为,面对这样的现状,写作者必须调整心态——“我经常劝作家们说,没人逼你当作家,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因为你爱它,因为你在文学创作中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快乐,由此你也确认这件事是有意义的,而且这种意义不能完全用金钱来衡量,这就够了……谁让我们喜欢文学呢?现在流行说有钱就是任性,我们是有才就是任性,那就任性下去吧 ”。

  作家与写作之间其实是一种生命共同体的关系……

  导演娄烨正是一个任性的代表,他的任性不仅在于敢于拍摄小众电影,同时也在于对文学的热爱。 2006年,娄烨与毕飞宇在参与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国际写作计划”时相识,娄烨是以小说家的身份被邀请参与该项目的。毕飞宇认为,娄烨和以娄烨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与其他代际的导演相比,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文字的原创能力。

  毕飞宇说:“娄烨其实是一个作家。 ”不管是作家还是导演,娄烨认为艺术创作是相通的。他认为,对创作者来说,一生就是在创作一部作品,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完成这一部作品的过程。

  娄烨的说法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作家与写作之间其实是一种生命共同体的关系。真正的文学写作是作家将生命注入文字的过程。李敬泽说:“要爱作家、宽容作家,作家都是活雷锋。他们已经把生命中最好的东西都放到写作中去了,所剩无几,自己就像熬完药剩下的渣。所以,一个作家只要在作品中有魅力就可以了,生活中的作家基本就是药渣。 ”

  李敬泽有一个忠告:“这个忠告送给所有想要投入写作的人,那就是要小心自己变成药渣。别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别在搞不清目的的情况下,别在没做好要为写作付出生命中最好的东西的时候,就干上这一行。所以,我从来不劝人家写作,我总是说,你想好了没有?如果没想好最好别干。”

  【名片】

  北京2月1日电(记者 陈建)“书斋读遍经与史,难得西厢绝妙词……”随着越剧《红楼梦》的经典选段《读西厢》的曼妙曲调在会场响起,2015年曹雪芹诞辰300周年纪念活动暨第六届曹雪芹文化艺术节新闻发布会拉开了帷幕。

  2015年正值曹雪芹诞辰300周年。为纪念和缅怀这位伟大的文学家,也为更好地扩大曹雪芹红文化的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推广中国传统文化走出去,曹雪芹文化艺术节组委会将于4月至12月,举办文艺演出、曹红文化展、学术论坛等,形成北京主场、国内大运河之旅、国际文化交流之旅的跨区域、跨年度系列纪念活动。

  北京曹雪芹学会会长胡德平出席了1日的发布会。由他作词的歌曲《红楼风筝》也被现场传唱:“大地春回花木鲜,红楼凤筝飞九天。借力好风百花洲,恰似清江入粉流……”

  胡德平说,《红楼梦》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史中享有崇高的地位。政府支持、引导、搭台,社会组织和民众广泛参与,是纪念曹雪芹、传承中华文化的最佳方式。

  今年,以北京植物园为主场的“全球红迷嘉年华”,将由论坛、展览、讲座、演出、游戏等板块构成,通过现场体验与红楼相关的琴、棋、书、画、诗、酒、茶、花、香、衣等传统文化,可让民众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深度关注曹雪芹、阅读《红楼梦》,提升文化涵养和文化自信。

  曹雪芹家族是江南的名门望族,康熙六下江南,其中四次由曹寅负责接驾。曹雪芹自幼生活于大运河沿岸的“秦淮风月”之地,红楼梦故事的原型许多来源于运河生活。在2015年曹雪芹诞辰300周年和大运河申遗成功一周年之际,主办方将策划曹雪芹文化大运河之旅,计划从北京启动,途经天津、南京、扬州、苏州等城市,到杭州结束。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宣传部长、曹雪芹文化艺术节组委会主任陈名杰说,文学大师是一个国家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文化符号和文化品牌,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集中体现和重要载体,通过文学活动推广和传播本国文化,是一种巧妙而有效的文化“走出去”的传播方式。

  李敬泽,1964年1月出生,祖籍山西。198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4年毕业后在《小说选刊》杂志社工作,任《小说选刊》杂志编辑,1990年调至《人民文学》杂志,历任《人民文学》杂志编辑、第一编辑室副主任、主任、《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

  在2015米兰世博会召开之际,北京将启动曹雪芹文化世界之旅,陆续前往意大利米兰、英国莎士比亚故居、法国巴尔扎克故居、铎尔孟故居“华幽梦”、俄罗斯托尔斯泰故居等地,开展一系列文化展览、论坛等活动,宣传和传播红文化的艺术魅力,助力中国文化“走出去”。

  曹雪芹文化艺术节是以曹雪芹《红楼梦》文化为主题,推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宗旨的一项大型文化活动。在2014年第五届曹雪芹文化艺术节上,超过10万人参与,影响逾千万人。(完)

本新闻转载于快乐8http://www.jz21.net/vPGYLEa/grtglrtze.html,转载注明文章起源,谢谢。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boostk.com 宝鸡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