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资讯网 - 宝鸡最新资讯|宝鸡热点资讯|宝鸡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宝鸡资讯网 > 读书资讯 > 正文

首届杨丽萍国际舞蹈季谢幕 受邀48天后阅兵观礼

首届杨丽萍国际舞蹈季谢幕杨丽萍从此退居幕后

《孔雀》剧照。 刘冉阳 摄

  央视网特稿(记者 王莉莉)82年前,11岁的魏太合加入抗日队伍,成为一名八路军;15岁,他亲眼目睹战友被刺27刀,脸上没有一处五官完整,仍然死死地抓着敌人的衣领;22岁,在他参与的“关家垴”大战中,由于武器装备悬殊,他和战友面对敌人的机枪扫射,只能排成人墙往前冲,一排人倒下,另一排人继续。

  军旅生涯,他经历了李庄滩大战、关家垴大战、百团大战等数十场战役,身体受伤几十处。

杨丽萍携弟子亮相《云南映象》十周年纪念仪式。 刘冉阳 摄

  昆明12月24日电 12月的昆明无疑是属于杨丽萍的。

  在广州、北京、上海等25个城市兜兜转转一大圈后,杨丽萍携舞剧《孔雀》又回到了家乡云南,压轴其个人舞蹈季。而随着《孔雀》最后一场在昆明拉下帷幕,首届杨丽萍国际舞蹈季也接近尾声。此后,杨丽萍将不再跳舞,退居幕后。

  中国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舞蹈季

  杨丽萍国际舞蹈季是中国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舞蹈季,这场持续了将近1个月的舞蹈盛宴,荟萃了最具中国少数民族特色的云南原生态舞蹈、来自欧美的风格迥异的现代舞蹈、各具特色的国际艺术交流活动和优秀舞者选拔活动,吸引了国内外顶级舞蹈家共同参与。

  据统计,本次舞蹈季共上演剧目26场,观看人次达17200人,参与演出的国内外舞者达272人。其中,升级版《云南映象》出场人数就高达112人,观众3000余人;而《孔雀》观众更高达6000余人,平均上座率达100%,各项数据均超过国内任何一场舞蹈类的演出。

  与此同时,舞蹈季也于12月11日至19日在北京风尚剧场开办“北京分会场”。美国舞台特技艺术大师马克内色的《4D魔幻舞蹈秀》,编舞家高艳津子的代表作《三更雨愿》,俄罗斯艺术家Olga的独舞《困境》,以及美国爱文尼可拉斯现代舞团的经典集萃等4场剧目在北京演出,尽显国际范儿。

  舞蹈季主办方透露,“杨丽萍国际舞蹈季”以后将形成常态机制,争取每两年举办一次。

  升级版《云南映象》好评如潮

  今年是杨丽萍经典作品《云南映象》公演十周年。12月13日晚,升级版《云南映象》在云南艺术学院实验剧场开演,吸引了华人艺术家叶锦添、著名画家叶永青、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梵音天后”萨顶顶、“中国跳舞跳得最男人的舞蹈者”黄豆豆、著名作家周国平、著名导演张扬、演员王志飞、《新周刊》创办人孙冕等众多名人观演。谈起该剧和杨丽萍,众星皆不吝啬溢美之词。

  演员王志飞评价道,“在这之前,对云南的了解大多停留在自然风光、风土人情的层次上。看过《云南映象》后,才对这块土地和生活在这里的族群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那种质朴和纯真令人感动。”

  《孔雀》绝美开屏 自此退居幕后

  杨丽萍,以孔雀舞打开了舞蹈世界大门,如今以一场《孔雀》世界巡演,最终答谢春城,为舞台生涯画下完满句点。

  杨丽萍自述,她成名于《孔雀》,收官于《孔雀》,算是一个圆满的轮回。其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说过,“《孔雀》巡演完之后,我真的不跳了。”

  7月15日,山西省荣军休养院,93岁高龄的魏太合将一身叠出棱角的绿军装放进衣柜,再过48天,他将作为“老兵方阵”代表,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抗战胜利70周年的阅兵观礼。

  俘获日军100多人

  魏太合的老家在红色革命根据地山西武乡,弟兄5个就有3人参加了革命。

  见到魏太合老人时,他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老人偏瘦,蓄着花白胡须,精气神很好,偶尔还会哼一嗓子。

  1937年,日本侵华。同年,魏太合加入129师386旅769团,成为一名后勤服务兵。1940年战役在山西省黎城县黄崖洞附近打响,他所在的旅请求加入前线战斗。

  由于子弹充足,开始敌我双方激烈对抗。后来,随着距离的拉近,双方一直进行肉搏。当时,魏太合的一个战友,死死的抓着日军的胳膊和领口,眼看日军就要被制服时,另一名日军举起刺刀朝着战友的身体刺了下去。“这27刀,有的刺在脸上,有的刺在身上和腿上。”战友直到牺牲,仍紧紧抓着敌人的衣领没有放开。

  看到这一幕,魏太合高喊“杀……”,连滚带爬往前冲锋。刹那间,村内村外都高喊着:“为牺牲战友报仇!报仇!”

  ?那一战,战火持续了七八天时间,牺牲了三万多名战士。“与敌人相比,我们的武器不行,几番攻打下来,敌人在关家垴山顶的平地上架起了机枪,开始向我们不断地扫射,战友们只能一批又一批地排成人墙往前冲,一排人倒下,另一排人继续。”

  后来,八路军一面组织火力佯攻,吸引日军的注意力,一面根据地形挖通暗道,就这样,他们不仅打赢了战斗,还俘获日军百余人。

  为牺牲战友寻亲

  魏太合回忆说,每次上战场之前,战友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知道打完仗回来,还有几个人能在。”解放后,他曾去为牺牲的战友寻找过家乡,可是战争中留存的遗物和名字太少,他想了很多办法和途径,都没有联系到战友的家人。

  抗战期间由于日寇扫荡,以及华北地区的连年自然灾害,八路军物资紧缺,军服供给不足,魏太合负责军服分发。“当时没有染料,当地村民就找来一种粘土,稍作加工后给布料上色,没想到还特像军服的颜色。”事后,大家都笑称自己是“土八路”。他逢人就说,这种叫法体现了智慧,也是八路军苦中作乐的自称,并不是说八路军土里土气。

  老人说,战争年代的革命友情是他永远忘不了的。现在,他住在荣军公寓6号楼一层,每隔几天,他都会擦拭荣誉奖章,怀念关家垴战役中牺牲的战友。

  在公寓里,贴着半面墙的荣誉奖章,其中不少捐款荣誉证,魏太合一生斗过鬼子受过伤,见过大人物也住过茅草房,可是只要提起那段烽火岁月,他马上挺直佝偻的脊梁,将右手举过头顶,敬礼。

  受邀参加阅兵仪式

  6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透露,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阅兵仪式上,将首次设计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华南游击队等英模部队代表编组受阅,首次安排将军领队参阅以及外国军队代表参加,还将安排参加过抗日战争、现在仍健在的老兵、支前模范和英烈子女代表参阅。

  宣布不再跳舞,令人惋惜。但杨丽萍回应:“准确地说,我是退居二线,我还会在幕后,还要去创作。”

  对于舞蹈的传承,杨丽萍则表示:“彩旗(杨丽萍的外甥女)现在长大了,虾嘎也30岁了,后备人才还是很多的,我该给年轻人更多机会。至于传承,不能老走我的套套。有创新,才能谈得上传承。”(完)

  “老兵方阵”,这个消息一经发出备受关注。听说魏太合将作为代表前去北京参加阅兵后,很多人来到荣军医院看望魏老,面对大家提出合影的要求,老人十分重视,转身回到屋中,从衣柜里取出一身叠出棱角的绿军装,穿戴好后,对着镜子又再三整理,这才走了出房门来到拍照者的身边。

  很快就要去北京了,老人很兴奋,他说:“能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穿上军装,随受阅部队一起经过天安门广场见证历史,对我来说,这是至高无上的光荣。”

http://www.solaraluminum.com/MchYZj/nBrDIzsuVIZa.html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boostk.com 宝鸡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