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资讯网 - 宝鸡最新资讯|宝鸡热点资讯|宝鸡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宝鸡资讯网 > 股票动态 > 正文

人民币持续波动 央行使出“十八般武艺”

  进入2016年,各界最大的疑问便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究竟会如何“管理”?人民币的强势货币地位是否将被撼动?国际化之路又将如何迈进?

   在新兴市场货币俱贬而人民币仍相对坚挺的现状之下,中国应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话语权,要的不仅仅是SDR(特别提款权)这个象征性的符号。

  6月份以来,央行相继动用了重启逆回购、开展6个月期中期借贷便利、增加抵押补充贷款投放规模、降息及定向降准等几乎全部可用的货币政策工具

  ■本报记者 闫立良

  近期,在岸和离岸人民币的贬值势头有增无减,这一趋势在去年12月初已经有所显现。当时,中国央行发布包括13种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观察人民币汇率主要看一篮子货币,非软盯住美元)。进入2016年,各界最大的疑问便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究竟会如何“管理”?人民币的强势货币地位是否将被撼动?国际化之路又将如何迈进?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人民币仍是强势货币,比起新兴市场的自由浮动汇率(其货币近期大幅贬值),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仍是最适合中国的。综合考虑国际收支顺差、经济基本面和其他非市场因素,2016年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应该在5%以内(到年底)。”

  同时邵宇也指出,1997~2002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一分没贬而这也给中国带来了多年通缩压力,但换来的是之后中国进入了WTO快车道,开始大幅收获全球化红利;这一次,在新兴市场货币俱贬而人民币仍相对坚挺的现状之下,中国应该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话语权,要的不仅仅是SDR(特别提款权)这个象征性的符号,而是如各界对“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具体项目的支持。

  人民币仍是强势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曾表示,人民币已经是国际货币,而并非新兴市场货币。在多因素支撑下,人民币已经具有强势货币基础,并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压力。

  197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名义汇率走势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世纪70年代末到1994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长期贬值,幅度达80%,年均贬值11.7%;第二阶段是1994~2004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相对稳定;第三阶段是2005年7月到2015年8月11日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小幅升至,累计升值35%,年均升值3.7%。

  当前,或者说是2015年8月11日新汇改后,人民币可谓进入第四阶段。8月11日上午,央行下调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1000点,决定完善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近期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公布则是这第四阶段的增强版,从“盯住美元”到“参考一篮子货币”,意味着如果中长期美元保持相对强势,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有压力。

  随后也就在2016年1月4日,央行宣布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为6.5032,较2015年12月31日收盘价下调近100点,下调幅度创2015年8·11新汇改以来的新高。这是否意味着“管理”和“强势货币”已经有所弱化?

  邵宇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参考一篮子货币并不代表央行放弃管理或者浮动,央行仍有强大的维稳人民币的弹药,在必要之时仍会介入。而如实行浮动汇率的新兴市场国家,尽管贬值比死守固定汇率来得好,但“超调”的风险也不断加剧。

  昨日,本报记者最新统计,2015年以来至今,巴西雷亚尔对美元贬值逾66%,阿根廷比索贬值逾40%,俄罗斯卢布贬值近53%,马来西亚林吉特贬值近27%。

  在兴业证券首席宏观策略师王涵看来,尽管央行拥有足够的实力防止系统性风险的产生,但近期央行态度的边际变化需要持续关注。

  中间价是观测央行意图的最佳角度之一。王涵指出,在2016年1月4日中间价的大幅下调和离岸在岸汇率大幅贬值的同时,市场对央行汇率政策的恐慌情绪上升,期权隐含波动率曲线在短端出现倒挂,显示市场认为央行再次成为汇率风险的主要来源。

  一般而言,通过比较人民币汇率期权隐含波动率,我们可以将市场隐含的汇率风险拆分为两个部分:隔夜波动率可能更多地体现央行通过中间价调控带来的波动;而期限较长的一周隐含波动率则更多地反映了市场本身的波动。

  从上述事实可见,强势美元为人民币带来了贬值压力,但中国央行的“强势人民币”政策仍未改观。正如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所述:“当前央行的汇率政策是灵活的,当强则强,当弱则弱,不是人为设定一个水平,为了稳定这一水平,而牺牲国内的经济。以为强势就是升值,我觉得这是对强势人民币政策的狭隘理解。”

  人民币需加强国际话语权

  比起新兴市场货币对美元动辄20%~60%的年均贬值幅度,过去一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仅约6%。短期的波动并不代表长期的贬值,人民币的当务之急可能更在于提升国际话语权。

  在邵宇看来,人民币始终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货币。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1997~2002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人民币一分没贬,而周边经济体大幅贬值,这就相当于人民币大幅被动升值,因此整个调整周期经历5年的痛苦通缩,如果人民币不那么坚挺,可能调整时间也不会拖得那么长。但其实那次中国收获也很大,负责任的大国口碑随之确立起来,接着中国就进入了WTO快车道,开始大幅收获全球化红利,同时得到APEC成员的高度认可,并正式取代日韩成为亚太经济的新领头雁。

  “对发达国家而言,其需要承认人民币的储备货币地位;对于新兴市场而言,其需要支持‘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等安排的投资。”邵宇说。

  交大安泰经管学院教授潘英丽亦认为:“人民币国际化和国际强国实际上是人民币的两面,一个是内在的标志,一个是外在的实力。当一个货币在崛起的过程中,不是海外负债的增加,应该是海外资产的增加,即不断通过海外资产来支持货币走强,否则就有可能走下坡路了。”

  面对实体经济的需要以及6月份的金融动荡,央行使出了“十八般武艺”。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央行6月份以来相继动用了逆回购、开展6个月期中期借贷便利(MLF)、增加抵押补充贷款(PSL)投放规模、定向降准及降息等货币政策工具。尽管央行将这一系列的措施解释为“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但市场分析人士更愿意将之同时视为对资本市场的呵护。

  7月2日,央行在公开市场进行了350亿元的7天期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为2.5%,加上周二进行的500亿元同期限逆回购操作,再减去当日到期的350亿元逆回购,本周公开市场实现资金净投放上升至500亿元,上一周为350亿元。银行间市场利率继续下行,当日7天期质押式回购利率降至2.67%。

  就在前一天,央行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央行到期收回MLF6700亿元,同时开展6个月期MLF操作投放1300亿元,利率3.35%,期末中期借贷便利余额5145亿元。央行强调,在提供中期借贷便利的同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等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

  央行同时宣布,根据棚改贷款进度,6月份,央行向国家开发银行提供抵押补充贷款1576亿元,利率为3.1%,期末抵押补充贷款余额为8035亿元。

  6月27日,央行宣布从28日起实施降息和定向降准。市场预计,此次定向降准将释放约4700亿元的流动性。加上MLF操作、PSL以及逆回购,6月份央行共计向市场投放了近8000亿元流动性。

  “央行6月份密集采取的这些手段,肯定是出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需要而动用的。”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交易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称,但维护金融稳定也是央行的职责之一,看到5月份、6月份资本市场的动荡,央行采取超预期措施也在情理之中。比如,市场就更愿意把央行的超预期降息和定向降准看作是挽救A股市场的措施之一。

  在超预期降准、降息之后,央行有关负责人在对之进行解释时强调“新股发行”、“稳定居民投资预期”也是此次调整的因素之一。

  潘英丽表示,中国当前更需要的是增加人民币的海外债权。“比如说国家开发银行,我们可以人民币对外贷款,然后他们用贷的人民币来买中国的东西。例如我们的高铁和基础设施项目出去了,帮助国内消化过剩产能。前期人民币崛起的过程中,应该通过海外债权的积累,使国内的过剩产能和国外的人民币做一种置换。”

  分析人士表示,5月8日,财政部、央行、银监会发布通知明确,地方债可纳入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和试点地区地方国库现金管理的抵押品范围,纳入央行常备借贷便利(SLF)、MLF、PSL的抵押品范围,并开展回购交易。因此,央行后续也可以地方债为质押释放中长期流动性。此外,央行后续也存在进一步降准、降息的可能性,而公开市场操作将为短期流动性的稳定提供帮助。

  “在面对危机时,央行肯定会全力以赴的提供流动性支持,但资本市场自身的问题则需要各方协同解决。”上述交易员称,在资本市场与实体经济联系日益紧密的今天,没有人会否认前者的动荡不会影响到后者的发展。因此,在看好中国经济的同时,投资者没有必要过分忧虑资本市场暂时的动荡。


相关新闻:
网友推荐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www.boostk.com 宝鸡资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2-2016